暮色浓烟

给你一次漫游绮丽梦境的可能

【团我】②同学你谁啊?

连翘坐在去学校的车上心里一阵慌恐,她和原主那些同学完全不认识,到底要怎样和他们相处才不会露馅啊?


如果说失忆了会有人信吗?


一个周末就失忆了也太离谱了吧!!


啊啊啊啊啊高二三班在哪里啊?她的座位在哪里啊?等会要是一进教室就拉着同学问座位在哪儿是不是有点莫名其妙啊??


“姐姐还不下车是想跟着我一起去我学校上课吗?原来姐姐这么舍不得我哦?”


车都在她学校门口停了五分钟了,她还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就是不下车。严浩翔眼睁睁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实在是忍无可忍。


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上早自习,再不下去两人都得迟到妈的。


“什么?”


连翘想的太过入迷没注意到车已经停了,她一脸茫然的看向出声那人。严浩翔把手机举到她眼前,就快贴到她的脸。


连翘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凑近的手机让她毫无防备的变成斗鸡眼,好在反应过来之后稍稍往后仰了一些,看清楚时间之后话都没说,拿着书包拉开车门就开始狂奔。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应该十分钟之内就可以跑到自己的班级并且找到座位。


但事情往往是不可能全都能如人所愿的。


比如现在,她因为没带胸卡被拦在校门口,好死不死的学生证也不知道放哪里去了,越想找到就越手忙脚乱的找不到。


本来校门口那些抓纪律的纪检部成员们是不会抓的那么严的,可偏偏今天是他们部长值班的日子,连翘又好巧不巧的是穿越后第一天上学,根本不知道这学校的规矩条律。


“同学你还没找到吗?”拦住她的那个小帅哥笑眯眯的盯着她。


有些人的笑是真的可以让人同时觉得如沐春风和不寒而栗,不熟悉他的人看他的笑是如沐春风,熟悉他的人看着他笑容则是不寒而栗。


连翘看他笑的这么和煦还以为事情能有转机


“没有,同学你听我说我真的带了真的!我发誓!你就当做今早没看见我,成吗?你看我穿的都是我们学校的校服,我肯定是这里的学生,你通融一下嘛~”


小帅哥还是笑眯眯,“今天值班可的不止我一个人,而且上次想混进我们学校的那些小混混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我真的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呀同学,我是高二三班的。啊——!你看见那个男孩子的没有?那个是我同班同学来的!”


连翘随手指了一个刚进去的男孩子,想着随便一指眼前这人应该也不会真的去问,为了增加可信度还随口编了一个名字给人家。


“我都知道他叫什么,他叫林……林临!对林临!”


那哥们儿狐疑的看了连翘一眼,转头就朝着连翘所指的那男生喊,让他停下。


“诶,那位同学!背着白色书包的那个男生!你等一下!”


你个小垃圾,你玩不起,你搞偷袭,你没有实力啊你。


那男生似乎是没听到又往前走了两步,身边另一个男生听到以后回头看了连翘一眼,拍了拍他和他说了些什么,他才回过头来,不确定的用手指了指自己。


彼时他背对着太阳,阳光洋洋洒洒地落在他背上,打出一圈白色的光晕,似是小爱神在平平无奇的清晨偶然降落人间。


“对是你,你过来一下。”那哥们儿朝小爱神招了招手。


小爱神挥了挥手和他身边那个男生道了别,然后才向校门口走过来。


等那人走进能彻底看清楚脸之后,连翘心里咯噔了一声,然后心里的小人像个地痞流氓一样吹了声口哨。


哇~~~哦~~~~又是个小帅哥呢~


这哥们儿整个儿一行走的bjd娃娃,反正连翘长这么大是从来没见过长相这么精致的男孩子。


“学长是在叫我吗?有什么事吗?”


学长看了眼他胸卡上的名字,又看了眼连翘,是高二3班没错,可名字明显对不上,人家名字明明是三个字的。


“你叫林临?”


果然,同学你迟疑了。

我马上就可以把这个,穿着我们学校校服的、不明来历的,女生赶出学校了。


“不是啊,”


果然,同学你否定了。

我现在就可以把这个,穿着我们学校校服的、不明来历的,女生赶出学校了。


“霖霖是我小名,我大名叫贺峻霖,学长是怎么知道我小名的?”


???不仅是学长一脸这他妈都行的表情,连乱扯了一个名字的连翘都觉得匪夷所思。这种瞎猫碰上死耗子的事情居然也能让她碰上,看来穿越这种事发生在她身上也不是并无道理嘛。


不过贺峻霖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


算了,可能是名字比较大众所以有既视感吧。


学长觉得自己还能垂死挣扎一下,“这是你同班同学吗?她真是高二三班的?”


贺峻霖看看学长又看看连翘,视线在两人之间重复打转。


“连翘?”


我靠还真是认识的人啊?下午放学了我就去…不!中午午休我就去买张彩票!


最后学长还是非常郁闷的放连翘走了,估摸着以后就算连翘不带胸卡都能记住她的名字。


心情郁闷归郁闷,脸上笑的还是挺灿烂的,因为就算连翘证明了自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她也难逃被记名的命运——


没带胸牌得扣班级分和个人德育分。


-


连翘跟贺峻霖身后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奈何输出的对象却丝毫没有接话的欲望,眼里的嫌弃都快要漫出来了。


吵死了。


他竟不知道连翘这么能说,开学这么久了,每天看她除了发呆就是睡觉。两人同桌半个月,说过的话甚至还没有两个人名字笔画加起来的多。


“贺峻霖同学今天真的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都进不来了。真的,一整个大无语事件好吧,我都穿了校服了那学长还是抓着我不放,一张娃娃脸那么可爱,怎么那么不讲人情啊!在门口耽误了半天现在都得迟到了吧?对了你是哪个俊哪个林啊?”


Yes!跟着贺峻霖走妈妈就再也不用担心我找不到教室了。


贺峻霖微微撇了撇嘴角。


呵。呵。


每天睡的天昏地暗连同桌名字都不知道,这种人来学校就是为了浪费家里的钱吧?


连翘见贺峻霖一直没说话,还以为是他没听到,想再重复一遍却见他突然停了下来。


“报告。”


在校门口耽搁了太久,久到早读都已经开始了一会儿了,这会儿老师正坐镇讲台盯着学生们读书。


连翘抬头一看,果然是高二三班。


跟着喊了声报告,讲台上那老师慈眉善目的对贺峻霖说快进来,早读已经开始了下次不要再迟到了。然后就让他进去了。


而晚了一分钟的连翘就没这么好的待遇,刚刚还慈祥的脸一下冷了下来,面色不虞。


“平时不学习也就算了,早上还要迟到,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这就是你学习的态度吗!!?你先去门口站着反省吧。”


-


连翘的班级就在走廊拐角第一间,如果不是早就已经开始早读了,可能这层有一半的人都会知道高二三班门口站着一个冷艳美人,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正面无表情的罚着站。


按照寻常路人的偏见来看,应该会觉得很正常,毕竟在他们眼里,女生长的好看=大概率成绩不好,所以罚站嘛,家常便饭洒洒水啦。


九月已经过半,盛夏的余温却还未褪去。更别说是S市,一年到头都没有冷这个选项。也得亏连翘是早上迟到罚站反省,如果是中午,没有空调的关照真的会死在班门口。


连翘背着书包百无聊赖的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背后是教室里同学们的朗朗读书声,走廊的对面是另一栋教学楼。楼外拉着几条鲜红的横幅,她望着横幅若有所思。


左边是:“不苦不累,高三无味”。

右边是:“不拼不博,高三白活”

中间:“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


所以她还真不是因为罚站而看起来一副心情不爽的样子,她只是回想起了自己读高中的时候,好像高三楼当时放的也是这几句话,怎么重来一次还是这些句子啊!不禁吐槽一句真是一点新鲜的都没有,听都要听吐了。


可能全宇宙的天朝高中,都会在高三的时候搞这种东西,连穿越后的这个世界都不能避免。再说了,横幅拉在教学楼外面激励谁啊?高一高二吗?


手机在校服的口袋里振动了一下,连翘小心翼翼的瞄了眼教室里的老师,看起来好像是在批改作业?看了半天也没见这老师抬一下头,这才放心的偷偷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是那个备注“程程哥哥”的人。


连翘学着原主之前和他聊天的风格回复了几句,借着他问有没有吃药的话头套了点信息出来。


“应该是药物的副作用,你最近是不是加大药量了?”


原来爱睡觉是药物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样的药物副作用是嗜睡。


心律失常?癫痫??不对,连翘你再仔细想想,一定有什么细节被你忘了。


“进去吧,下早自习去你班主任办公室一趟。”


还没来得及思考出一个结果,老师就带着抱着作业的贺峻霖走了,贺峻霖甚至都没分一个眼神给连翘。


贺峻霖抱着作业?还有刚才老师对他那态度,估摸着得是个成绩不错的课代表。不过这人怎么回事啊?刚刚进校门的时候就不理自己,现在也不愿意多自己看一眼,是不是害他迟到了所以他生气了?要不等会儿下课道个歉吧?


老师一走,教室里的读书声一下就没有刚才那么整齐了,连翘站在门口张望了一小会,就剩第四组倒数第三排靠窗的座位是空着的,同列两个位置都没有人。


连翘向那块靠窗的风水宝地走去,靠近窗户的这张桌子桌面空荡荡的,一看就是原主的座位。


连翘一翻抽屉,果然。


崭新的习题和课本,还得庆幸感谢一下原主好歹写了名字。


好在偷摸着吃早餐的同学和转头讲小话的同学们都各自有事,无人在意连翘好像完全没在这间教室上过课的举动。


-


直到下课连翘也没等到贺峻霖回来,本来想趁着课间和他道个歉的,但是课间又要去办公室负荆请罪,只能等第一节课下课了。


话说同桌是谁啊?也一直没回来。


……


我操同桌不会是贺峻霖吧!?那我刚刚上楼梯的时候还问他名字是哪个俊哪个林,怪不得他理都不想理我!天呐!不仅害他迟到了,还开学都半个月都不知道同桌的名字……


我靠完了完了!!!!


-


一路问了好几个同学才顺利抵达了教师办公室。一开门人都傻了,哪个才是连翘的班主任啊?这连人都认不出,准备了一路的措辞也用不上啊!?


“来了?连翘啊,听王老师反应说,你今天早自习迟到了很久啊?”班主任是个男老师,三十出头的样子,头发还尚未为了教育事业而英勇牺牲。


“啊…那个……”


班主任谨慎的看了圈周围的老师们,把连翘拉近了一些,压低声音。


“我也知道你情况特殊,你平时上课打瞌睡我也查过,知道是并发症,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啊?什……”


然后又端起保温杯,装模作样的吹了吹浮起来的茶叶,“今天这个事你们王老师很生气啊,是发生了什么事?和老师说说吧。”


“其实老师我……”


又咳嗽了两声顺势把保温杯的杯盖挡在了嘴边,语速飞快。“咳咳……咳,你们语文老师看你上课打瞌睡不爽你好久了,这次我实在是替你挡不了了,认错态度良好一些别让我难做啊”


还让不让人说话啊喂!我是要认错啊!!是老师你一直在打断啊!!!


“今天早上我没佩戴胸卡被拦在门口了,耽误了一会儿,对不起老师,下次绝对不会再忘在家里了!”


“还想有……”


班主任试图接话。


“绝对!绝对没有下次了老师。我早自习站在班级门口反省的时候想了很多,我很懊恼,也很羞愧。我非常深刻的认识到我今天的错误,作为一个学生,最重要的就是学习态度!我连最基本的守时我都做不到我还上什么学!我还读什么书!”


“话也不……”


班主任再次发言企图安慰。


“不!老师你听我说!迟到就是一个人堕落的开始,而堕落往往是最致命的!它能毁掉人的一辈子!耽误了自己的时间还扣除了班级考核分,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对此我深感愧疚,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班级也不会扣分,语文老师也不会生气……”


“好了好了老师已经感受到你认错的态度了!可以了可以了。”班主任趁连翘语速慢下来了立马插话打断了她,感觉再不打断,她能说出一篇一千八百字的检讨出来。


什么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什么叫睚呲必报啊?(战术后仰


这就是。


不过话说这小姑娘原来话这么多的吗?原来也不是这样的啊?这是病好了?但是听她说话也不像啊?是不是在好转了?


最后以语文老师在旁边插话准备训斥两句,班主任打着哈哈圆过去为结束,连翘还是安然无事的回到了教室。


-


结束的倒是比想象中要快的多。连翘沿着记忆中的路线摸摸索索回到了教室。


!!!果然连翘的同桌是贺峻霖!


…………


所以他到底是哪个俊哪个林啊?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早晨在校门口救了连翘一命的贺峻霖同学,他的名字正确写法到底是什么。


“哪个,贺峻霖啊……今天早上确实是我不对……我也不知道会拖这么久,害你迟到了真的很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只带了旺仔,就当我的赔罪礼物了行吗?要是你不喜欢旺仔我保温杯里还有我在家里泡的枸杞菊花茶,我是可以忍痛割爱啦……”


连翘抽空瞄了眼贺峻霖的胸卡,原来是有山有水的贺峻霖。


可以啊这名字,多大气!


人也应该和名字一样会大气的原谅她吧?


“别说话了,马上就要上课了。”贺峻霖盯着连翘看了一会儿,发觉她有越说越离谱的苗头,这才收下了连翘推过来的旺仔牛奶放进了抽屉。


收下了应该就是原谅了她的意思吧?


连翘只当他是热爱学习的知识分子,想要认真学习才会让她不要再说话了。殊不知与此同时贺峻霖的心里想的却是:只要收下了她就不会再烦自己了吧?


诚然如贺峻霖所说,没过多久上课铃就响了,连翘却还没熬到任课老师踏进教室,她就已经睡倒在课桌上了。


……怎会如此。


——————————————————

碎碎念:

4.2K+,久等啦!

不好意思啊大家,我本来九点多就要发的,一直在想标题,最后还是没想出来一个好的,就很sad

(•̤̀ᵕ•̤́)猜猜看校门口的小帅哥是谁吧

评论(12)

热度(219)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