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浓烟

给你一次漫游绮丽梦境的可能

粉红色的回忆

难得下午能有半天休息,大家大多都是想着可以缓一缓放松一下,可以好好的做些自己想做的事。但也人愿意放弃休息时间还依旧泡在练习室。


林毓潇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乐器这方面从来没有休息这个说法,他还等着明年年龄到了就出国去学习。


一整个下午他都泡在琴房没有出来过,直到快要到晚饭时间了才停止练习准备打道回府。


来时是和丁程鑫一同来的,林毓潇估摸着这个点丁程鑫可能还在练习室,如果不叫他估计他都不知道已经到饭点了。


回去的步伐硬生生拐了个弯,向着丁程鑫所在的练习室前进。


-


真要说起来,丁程鑫确实是个舍得在舞蹈上下大功夫的人。


天赋是有的,但在公司一众的小孩里并不算特别突出,但他胜在情感丰沛共情能力强,总是能跳出舞蹈中想要表达的情绪。


他能从舞蹈课中总是在后排镶边的角色跳到今天第一排的C位,付出过的汗水和时间只是单纯用努力其实都不足以来形容他的用功程度,如果不是用尽全力,又怎么会在这么多练习生里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


“丁哥该吃饭啦!”


林毓潇突然喊一句吓得丁程鑫和刘耀文皆是一惊。丁程鑫一个脚上动作没做好,差点左脚绊右脚,刘耀文一口水从没有闭合的会厌呛入呼吸道,咳了半天。


林毓潇作为罪魁祸首一点都不愧疚,甚至还继续嬉皮笑脸的走到刘耀文身边讨打。


“哎呀你也在啊耀文?没看到你嘛这不是,吓到你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才半天没见我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来喝口水缓一缓?”


就是喝水呛到的居然还让他喝水。


林毓潇接过刘耀文手里的水瓶,虽然嘴上说着讨打的话,空闲的那只手却轻轻的拍打着刘耀文的背帮他顺着气。


恰到好处的力道和速度。


刘耀文百口莫辩,摆摆手想反驳却又一直在咳嗽,只能一边咳一边恨恨的给林毓潇肩膀来了一拳。


林毓潇一瞬间的痛苦表情不似作假。


刘耀文真觉得自己没使多大劲儿,也就和平时锤宋亚轩的力气差不多……吧?


他不知道的事,事实上,林毓潇的手臂并没有多少肌肉,也防御不了刘耀文这比沙包还大的拳头带来的一锤。


所以同样力气的情况下,林毓潇会感知到的痛感多多少少会比宋亚轩所感觉到的更甚。


原本就挺疼,林毓潇刚好戏瘾又上来了,顺势捂着被锤的地方后退了两步,却刚好退到了身后丁程鑫的怀里。


丁程鑫原本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他俩身边擦汗,莫名其妙的怀里就多出来了一个人,反手就把擦汗的毛巾往林毓潇脸上一盖,把林毓潇告状的话捂了个大半。


林毓潇清脆的音色瞬间变的闷闷的,如同此刻室外的空气,闷热潮湿。


“丁儿文哥回去吃饭……啦?”


丁程鑫刘耀文齐齐转头看向门口。


林毓潇听见有人来,挣扎着想要把丁程鑫擦汗过的毛巾掀开,丁程鑫一只手锁住林毓潇的脖子,一只手死死的压着林毓潇头上的毛巾,然后带着他转了一圈,两人看向宋亚轩变成三人看向宋亚轩。


准确来说是两人看向一人面向,林毓潇的眼睛就算睁了也和没睁一样,被毛巾盖的死死的,什么也看不见。


宋亚轩一进来就看见丁程鑫从背后抱着(?)林毓潇,然后带着怀里的林毓潇唯美(?)的转了个圈背对刘耀文,林毓潇还盖着用毛巾假装头纱(?)。


“这什么剧情?林毓潇扮演新娘子和刘耀文结婚然后丁儿抢婚?”


刘耀文才刚从上一波的咳嗽里缓过来,这会儿又被口水呛到,开始了梅开二度的第二波咳嗽。


趁着丁程鑫愣住的瞬间,林毓潇一把扒拉开丁程鑫的手,把毛巾一掀一扔,丢的远远的。


“对对对亚轩说的对!!其实剧情是我被耀文拉过来假结婚刺激丁儿来抢唔唔唔唔!!”丁程鑫一把捂住林毓潇的嘴,自己开始编排故事情节,“不是,是林毓潇暗恋刘耀文还死缠烂打,我路见不平出手相救。”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在旁边咳的说不出话来,连连摆手否认不关他的事。


刘耀文:咳咳?咳??欺负我没空说话?


“……好复杂的三角关系。”


宋亚轩: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宋亚轩在门口被深深的震惊住了,他没想到原来大家都这么热爱狗血爱情故事。


-


雨势来的迅猛,四人前脚刚踏进宿舍所在的那栋楼后一秒雨就落了下来,稍微晚一步都会淋成落汤鸡。


马嘉祺在宿舍等了又等,始终没看见他们几人的人影,还以为是四人被突如其来雨困住了。准备拿着伞去接人,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四人站在门口看着天空,一脸深沉。


“你men……”


他想开口询问你们在这里干嘛,可林毓潇的声音和门外声势浩大的雨水声,从距离楼梯还有一段长度的门口飘过来,直接盖过了他的声音。


“韩国的雨和中国的雨喝起来味道会一样吗?”


众人沉默了半晌,转头看向林毓潇。


马嘉祺站在楼梯上差点脱口而出问他初中是不是没学过地理,都是水能有什么区别。


“可能,韩国的雨是泡菜味的。”宋亚轩煞有其事。


哦合着你沉默了半天就是在思考韩国的雨味道不一样在哪了是吗?


马嘉祺看见宋亚轩和林毓潇对视了一眼似乎达成了共识。


“也有可能是辛拉面的味道。”丁儿你也……?


“为什么不能是火鸡面的味道!?”刘耀文一脸激动的反驳。


……你们都是哥,真的。


要不你们现在替韩国人民尝尝得了!!


“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不敢打给你,我找不到原因。”


门口那三个人又转头看向林毓潇。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你们真的不会忍不住唱起来吗?!话说你们的话题是不是有点变的太快了啊!!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等一下有画面了……


不是!你们搁这儿用歌词写故事呢?!还是有故事情节的那种!


“小宇宙gogogo,加油,我的朋友。”


怎么到你这儿就画风突变了是吧??而且好像不是这个宇吧耀文!!


?是不是还要夸你一句不愧是师兄的好师弟??


-


一般来说。


闪电往往会伴随着滂沱大雨一起出现。


一道闪电呈树杈状向天空延伸,划破天空和层层乌云,雷声总是跟不上闪电的速度。


林毓潇没注意到天空中有闪电出现,雷声响起时把他吓了一跳,猛的抱紧了身旁的宋亚轩。


宋亚轩刚被雷声吓了一跳,身边那人又非常突然的抱住了他,心一颤直接尖叫了一声,说不清是雷声更大还是他的叫声更大。


-


丁程鑫觉得很难过


他本来就容易被吓到。


看见有闪电划过的那一刻,他就知道等会儿会有雷声出现,已经做好了准备拿手指堵上了耳朵眼儿。


但万万没想到这边雷声刚响完,手才刚从耳朵眼拿开,那边宋亚轩又突然来一嗓子,这是真的毫无防备,差点一嗓子给他送走。


所以他一脸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顺了口气顺便安抚一下自己。


然后看了眼门外显然一时半会不会停的瓢泼大雨,决定不在门口伤春悲秋吟词作对了,转过身准备回归现实上楼吃饭,顺便远离难舍难分的这俩人。


“丁儿等等我!”刘耀文眼尖,见丁程鑫转身要走,连忙喊了一句想和他一起。


两人一回头刚好看见马嘉祺在楼梯上一脸欲言又止要说不说的表情。


“小火柴你在这干嘛呢?”


马嘉祺看着门口的众生百态,心说我在这里看你们讲相声,放飞思想的自由。


…………


还没等到马嘉祺整理好语言开口回答,工作人员倒是比他更快一步,他刚好下楼找消失的这几人回去吃饭,这下倒是不费力,一把子全在楼下找齐了。


“你们五个在这儿干嘛呢?”


于是所有人都被带了回去。


话说马嘉祺你还记得你最开始下楼是打算干什么的吗?


-


距离第一次公演还有一段日子,这么长的时间不可能只录制训练日常,时下热门的男团选秀即使在封闭的岛上都有许多衍生节目,更何况是并没有封闭的这八个人。


第一次拍摄台风夏令营的镜头,说是外景吧又不完全是外景。因为不在平时待的那所大学里面了,而是终于出了校门在校外拍摄了,就在节目组在学校周边租的房子里。


勉勉强强说是外景也说的通。


外景了,但又没完全外景=无效外景


林毓潇听节目名字时还以为真的是可以出去玩的那种,原本是满怀期待的一双眼在看到房间内景的那一刻全都熄灭了。


还以为会有什么不一样的,结果节目组好像除了欢迎派对就没有别的东西可弄了一样,又是第一天那样的气球,桌上也还是一些零食饮料,没什么新鲜的。


高看节目组了。


和第一天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桌上除了吃的还有一些标记了数字的纸袋。


“哇~这袋子里是什么?”林毓潇很想上前去扒拉开看一眼。


但节目组不允许,还故作神秘。“这个你等会就知道了,你先坐过去吧,我们要开始拍摄了。”


林毓潇无话可说,谁不知道等会肯定会知道啊?你摆这不就是让我们等会可以用吗!现在问就是现在想知道答案啊!


于是他跑去和同样好奇心重的刘耀文进行了一番讨论,最后两人齐齐认为八成是节目组又要坑他们。


反正公司在他们这里没有可信度可言。


在节目组说出希望他们能在这里卸下全部的重担全身心的放松那一刻,张真源和林毓潇两个老实孩子立马瘫在了沙发上。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为了拉进彼此的距离,这次的排队主题就是——睡衣派对。”


哈?睡衣?男生有几个有睡衣这个东西?


刚来那几天林毓潇就见识过了,那会儿大家还不知道蚊子的威力,有几个人睡觉都是光着膀子的,后来都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才老老实实穿上衣服睡觉。


此处所说的睡衣——指的就是他们平时穿出门的衣服。


ㅍ_ㅍ就没见过他们几个里面有谁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


贺峻霖一个,刘耀文勉强算一个(还是看在蚊子的面子上)


不知怎么的突然大家开始讨论起睡觉习惯这件事,林毓潇听的津津有味,他这段时间只和马嘉祺一起睡过一次,但两个人相安无事什么也没发生,所以也没什么好分享的。


之所以会和马嘉祺一起睡的原因就是因为那天晚上空调开的太低。


林毓潇又是睡上铺,空调就在隔壁床的上面一点点,冷空气飘过来的很快。


他都已经把自己裹成蚕茧了,但仍然觉得有点冷。可大家都睡了他又不好意思把别人吵醒说能不能挤一挤。


后来半夜冷醒了好几次之后实在是受不了了,才万不得已跑下去和马嘉祺睡了一晚。


往后他们房间的空调温度,都会被马嘉祺在睡前调高一些,这种情况就没有再出现过了。


算来算去,有些人始终都没有和他在同一个房间里住过,他们分享出来的这些睡觉习惯有很多他都是不知道的,就更别说分享出来了。


但提到张真源说梦话这件事,林毓潇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分享一二的。


“对!我上次也听到过一回!张真源那次说的特别清晰。”


坐他身边的刘耀文觉得非常疑惑,居然还有人能忍住有八卦不讲??


“什么时候?你没和我们说起过啊?”


“当时第二天睡醒就忘了,刚想起来嘛。”


林毓潇拍了拍刘耀文的大腿,大概意思就是安抚一下你,但在我说完之前你就别插话了。


这种行为如果动作对象是动物的话,我们一般称之为


顺毛。


“就上个月,我半夜起来上厕所,然后回来的时候我就听见张真源说什么什么回来了,前面我没听清,我真的以为他在问我你们知道吗?我就说嗯刚起来上了个厕所,然后他说了句我来娶你了,把我吓了一大跳。”


丁程鑫刘耀文宋亚轩马嘉祺四个人便开始起哄。


“不是!什么啊!!不可能我……”


反驳的话说到一半张真源又突然想起来了。


“哦!!我想起来了!我是有一次梦见我是佐助,然后我和鸣人在终结之谷打架,后来我输了我要回去娶春野樱……可能是有点激动了。”


怎么说呢?在看动漫的时候,共情能力太好了也是一种麻烦。


……纯粹是中二病看多了动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


于是战火就转移到了林毓潇身上,但大家又都不是很清楚林毓潇睡觉有什么习惯,盯了他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东西。


“林毓潇睡觉……”丁程鑫沉思了一会,只能想起林毓潇晚上睡觉前真的话很多。“…挺好的。”


在座的似乎只剩马嘉祺还有点发言权,“他睡觉好像没有什么习惯,他不怎么占位置也不会抢被子。”


“他睡觉是那种,什么样子睡着的那醒来就还是什么样,睡的沉,但又很好叫醒。”


贺峻霖语出惊人,来韩国这么久就他和严浩翔两人一直都没有和林毓潇同一间房住过,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在座的其他人是没见过他俩有在一起睡过,包括工作人员。


但众人似乎并没有想那么多,没有一个人出来怀疑贺峻霖这句话的真实性。


“贺儿睡觉也挺安稳的。”


“小贺睡觉是那种……他不会显床大的。床可能多大,他也就他一个人。”


很快话题中心就顺势变成了贺峻霖。


-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


也不知道节目组是怎么想出这么个缺德的游戏出来的,明明就是黑历史大放送还粉红的回忆,说的真好听。


…………


林毓潇想不通,上次抽第一个上台顺序的时候就已经吃过坐第一个的亏了,这次他为什么又要坐第一个?或者换句话说,自己为什么要想不通坐刘耀文身边?


别妄想两个非酋放一起能负负得正,初中数学就教过你了,两个负数相加得到的还是负数。


如果能坐进去几个位置,也不用自己第一个上吧?大家真是还高看他了,还要划拳来决定谁是第一个?


就算遇上的刘耀文是又怎么样,自己还不是没有生还的可能。


所谓玄不救非氪不改命正是如此。


第一个镜头就是暴击,这有年代感的像素,肯定是小时候的东西没跑了。


一上来就是一个远景,镜头从门口林毓潇走进练习室开始拍摄。


林毓潇看着当时那个非常自信的自己,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几秒后又想起这个游戏的规则,认命的睁开眼睛开始看。


“你小时候和现在真的都没有差别的……”严浩翔看看视频又看看故作镇定的林毓潇,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视频里林毓潇的头发还是那种,被林煜嘉强行拉去烫的泡面卷,他当时还信誓旦旦的对林毓潇说这样真的好看,还说是林毓潇他妈让他带着林毓潇去烫的,问题自己当时还真的信了他的鬼话就离谱。


后面头发长长了嫌碍事又懒得剪,就带着那种波浪形的发箍把头发往后一箍,然后到处瞎晃悠还觉得这样也挺省事的。


现在再看这不活活就是一只大背头泰迪吗……


“诶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和张真源还在私底下讨论他到底是不是混血。”宋亚轩当时也在。


老师在旁边让他自我介绍的镜头应该是被剪掉了,只留下了他自己自我介绍的片段,一开口林毓潇就绷不住了。


“别放了别放了!求求你们,救救我救命啊……”


纵然他真的很想上去关掉视频,但他上半身被丁程鑫一整个抱住,双腿也被马嘉祺紧紧按住无法动弹,其他人为了看完这个视频,现场给他演示了一遍什么叫做蜘蛛结网。


“不许看都不许看!捂住耳朵不准听!啊啊啊啊放过我吧呜呜呜呜……”


眼看挣扎没用,只好自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开始掩耳盗铃。


“这是你第一次来公司的时候吗?”马嘉祺来公司的时间比他晚一点,17年就没见过他几次。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就是老师让他唱歌的镜头,唱的还是孙燕姿的《天黑黑》,不算太难的一首歌,以情绪去带动声音变化,再注意真假声转换和情绪转变就好了。


……但现在是真觉得天黑黑了。


“挺好的啊,我觉得挺好听的啊,这有啥啊,这也能算黑历史吗?”


咱就是说丁哥你幼崽滤镜不要开太大,林毓潇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来感谢他的夸赞。


“……哈哈😅”


笑一下蒜了


林毓潇自己小声嘀咕了一句,大概是忘了自己带了收音设备,还以为小小声就不会被录到。


“我记得当时没有人告诉我会拍下来啊……明明当时只是试训而已,怎么也会记录啊……”


蔫了没多久,等开始看别人的黑历史他又浑身有劲了。


-


林毓潇看着严浩翔的黑历史画面一阵沉默。


怎么又是这一段?严浩翔,你的黑历史舞台是离不开小提琴了吗?


其实到现在为止手机已经完全发放下来了,可能是节目组意识到孩子们这么小在异国他乡家里随时都有可能会打来电话,所以还是把手机全都还给了他们。


不过睡觉前还是得上交。


所以林毓潇是有在字母站补过一些严浩翔拉小提琴的舞台的。


没办法,刚好踩到自己会的领域了。


偷偷看一眼严浩翔的脸色。


…………


好吧,没什么脸色。


因为现在这个破游戏要的就是他们面目表情没有脸色。


林毓潇兀自陷入沉思,他看过严浩翔在回来前,也就是在易安的时候,最后一个舞台是拉了一首曲子才回来的。


落叶归根?


严浩翔,你是不是从那时起就做好了回来的打算呢?


-


倒数前三需要原景重现。而林毓潇以17秒12的成绩位居第五,他松了一口气并一把从刘耀文的手里抢过了那只小鲸鱼抱在怀里。


刘耀文没反抗,手一松就给他了。


“想不起来我可以帮你啊耀文。”


林毓潇清了清嗓子,“这是我的护身符,有了它没有人敢抓我,他敢抓我,乔治会拿着他的那把刀砍他。”


现在不是你刚才求爷爷告奶奶让别人不要看的时候了是吧林毓潇?


开始得瑟起来了还。


-


原来袋子里装的是睡衣,这有什么不能说的,还要等到现在才告诉大家?


林毓潇朝刚才那个赶他来拍摄的那个工作人员丢去了一个就这?的眼神让他自行体会。


轮到林毓潇选的时候还剩1、2、5、8号袋子。


“八这个数字这么吉利没人选?那我拿走了哦?”


然后工作人员让大家依次根据袋子上的数字打开袋子,结果简直是一个比一个惊喜。


开到贺峻霖的时候林毓潇都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对着贺峻霖举起大拇指说这套不错非常性感贴身。


本来以为贺峻霖那个已经够不对劲了,直到张真源开出一套粉色女装睡裙,林毓潇这才心觉不妙,偷偷看了一眼自己袋子里头,什么也看不到。


希望别是什么蕾丝吊带睡裙吧。


…………


要不怎么说有些人的直觉准呢?手在屎里开过光也没说错。


还真就是吊带睡裙,白色打底的卡通吊带睡裙,胸口还有蕾丝。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大家的起哄声简直要掀翻屋顶,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不是自己倒霉大家就看的开心。


但节目组还算有良心,睡裙并不是V领低胸的那种,胸口有抽绳可以收束不至于走光。


张真源看了一眼林毓潇的睡裙,再看看自己的,突然觉得好像粉色睡裙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至少它包的严严实实。


还好工作人员没有说不可以在睡裙里再穿衣服,不然林毓潇真觉得他的演艺事业可能就要在今天毁于一旦。


-


林毓潇是直接把裙子往身上套的,比他们几个又脱又换的省了不少时间。


…………


各位,把目光收一收,好吗?干嘛都这么不可置信?不就是穿了个裙子吗?


“很奇怪吗?”


众人看看张真源再看看林毓潇,觉得如果不对比的话,张真源也不至于惨败到那么像个喜剧。


“我觉得有人会认错你是女的也不难理解了。”


呦罗本,咱就是说有没有可能,林毓潇就是个女的?


但众人视线也没有过多挺留,毕竟再好看,也是个男的。


只有贺峻霖脸红了个透,视线忍不住就往林毓潇身上瞟,后来眼神干脆直接粘在他身上了。


很奇妙的感觉,明明就是一身宽松的不能再宽松的卡通睡裙,简陋的和围了一块布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什么也没露,可他就是觉得好漂亮,漂亮的让人睁不开眼。


[心跳快的很可怕,呼吸大到有气压,手心冒汗可以浇花]


看着林毓潇不自在的扯了扯裙子,贺峻霖又幡然醒悟,可他——是个男孩子呀。他不会喜欢这样的。


再看一眼,就一眼就好,以后都不要再让他穿了,他肯定不喜欢。


随后贺峻霖便克制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只当这是一件普通的衣服,和体恤外套没什么区别。


-


没有呼吸的婴儿是个什么角色?婴儿会说话吗?就算会说话都没有呼吸了应该就是没有台词吧?


救、、为什么可云要亲她的小孩?谁是可云来着?


哦刘耀文……


哦!?刘耀文!!?!


林毓潇和刘耀文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同程度的恐惧。


“姐,真的不能换角色吗?我觉得我记忆力比较好,我来演可云怎么样?耀文你觉得呢?”


贺峻霖看完片段之后看了一眼林毓潇,决定搏一搏和工作人员打个商量。


“活菌宁,真哩,川渝不分家,从今儿起我们兜撕最好嘞兄弟伙。”


但工作人员不太同意他们俩成为川渝不分家的最好兄弟,她冲着贺峻霖和刘耀文摇摇头。


“抽到了什么就是什么,不能换了。”


背台词最快同时也是最能演的那个,现在正下半身瘫在地上,上半身在刘耀文怀里,认认真真的、一丝不苟的,假装一个尸体。


唯美些的说法就是,像格林童话里那个森林深处的睡美人,等待着王子不,丸子的亲吻。


噢对还是个黑马丸子。


而此时此刻我们的黑马丸子正在一边假哭一边嚎道:“呜呜呜呜妈妈爱你啊!妈妈要你!”


耀文啊,别再妈妈要你了,明明台词该是‘看我看我看我啊,妈妈疼你,看看妈妈’了。


但林毓潇不敢提醒,刚刚就因为没忍住小声提醒了一句台词结果导致NG了。因为工作人员说这个角色根本就不会说话没有台词,他开口就是破坏剧本。


所以现在他屁都不敢放一个,生怕等会工作人员喊咔说没有呼吸的婴儿是不会放屁的,再扣就真要成负数了。


更何况再来一遍的话,刘耀文就又双叒叕又要亲自己的额头了,他前前后后了亲自己的额头得有六下吧。


你真的亲的好大声啊刘耀文!都说了不要男妈妈了不要男妈妈啊呜呜呜!!!


林毓潇此刻拳头都已经蓄势待发了,如果刘耀文真的亲下来了的话。


还好是他下嘴之前拿知道自己的手挡着,要是这几个吻真落在了林毓潇额头上,贺峻霖不保证刘耀文能不能活到明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


但约莫这些吻如果真落在林毓潇身上,第一个先忍不住的得是刘耀文本人。


因为在他眼里这就是对社会主义兄弟情的亵渎!即使平时在私底下再怎么骚浪贱,也不可能真上嘴亲自己兄弟啊!虽然说只是额头……但也足够给纯情男初的心理造成一次不小的阴影了。


谢邀,我自己有手背,我亲我自己就好🙏🏻


准初二学生刘耀文如是说。


——————————————————————

碎碎念:

本章7.2K+

真的是太————久没有更新了,快四十天了吧?

以至于本来就没什么人看的文甚至还掉了几个订阅。哈哈哈哈哈不过这本我也不太在意数据啦,有人看就好了。

哪怕只有一个人在看我也会更的(认真脸)

话说第一个发现的人快出现了,大概还有emmmm四五章?



评论(4)

热度(2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