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浓烟

给你一次漫游绮丽梦境的可能

被发现了

公演完的第二天,老板就在韩国请他们吃了一次海底捞。


海底捞,不愧是连锁火锅店,全世界连锁。


“怎么能放香菜!不要放香菜!”


“香菜很香啊~你不吃吗?”


“点冬瓜点冬瓜~吃火锅不能没有冬瓜~”


“多点几盘肥牛卷啊!火锅不吃肉吃什么?”


“麻辣还是特辣?”


两个答案各有人回答,最后还是由石头剪刀布赢了的人做决定


而我们林毓潇,一个纯血北京人,最近一直混在一群川渝地区人士中间。


如果非要说感觉的话,那就是非常痛苦。


尤其是此刻和他们一起吃火锅的时候,他们简直无辣不欢,可自己又沾不得一点辣椒。


同病相怜的北方三人组对视了一眼,马嘉祺和宋亚轩两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番茄锅底,宋亚轩给他插了一块水果放在了这位新加入小组的北方朋友的碟里,马嘉祺给他倒了杯酸梅汁以表欢迎。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不知道李总看着点菜的平板里不断增加的菜品什么想法,是震惊不已还是早就习以为常?


反正林毓潇是在服务员才上了一半菜的时候就已经看傻了。


原来他们点了这么多吗?怎么上了六盘牛肉?!


……这么点肉会不会不够吃啊?


话又说回来,李总您在餐桌上就不要聊工作了吧?


画大饼什么时候画不行啊?非得在吃饭的时候画吗?他们已经点了很多菜了,再来一个大饼是真吃不下了。


…………


还画还画!等会儿六盘肉你肯定一口都吃不到!


还好林毓潇一吃起东西来就自动屏蔽周遭环境,不然吃火锅都没有胃口。


“小林?你说是吧?”


贺峻霖坐在林毓潇对面扯了扯嘴角,他敢打赌林毓潇这会儿肯定什么都没有听见。


他看见马嘉祺悄悄把手放到了桌下不知道做了什么,林毓潇侧头看了他一眼,“李总问你呢。”


“啊……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哈哈。


老板和他说的是,在舞台上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和演戏相比舞台是不是更有魅力?


“你粉丝基础薄弱,完全可以多和真源浩翔啊,还有小丁他们多学习怎么多和粉丝互动。”


“好的好的。”林毓潇一边说一边往嘴里塞了口虾滑。


这是…什么意思?


贺峻霖直觉不对劲,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既然不打算让林毓潇出道那为什么还要告诉他怎么提高人气?


李总画饼画爽了付钱也付的非常畅快。林毓潇大概的换算了一下汇率,发现大概也才吃了两千多一点点而已,


对于我们李总的资产来说,这些不过都是沧海一粟罢了。


-


上次分完组回来,当晚节目组就让他们按照分组搬宿舍住到了一起,但练习还是所有人一起。


因为刘耀文和贺峻霖丁程鑫回国去处理签证问题了,目前不在韩国。


两组人连组员都凑不齐,就更不要说练习自己小组的曲目了,所以现在在韩国的这六人还是在一起练习的。


今天练习结束的不算早,回到宿舍指针都快指向凌晨,马嘉祺忍不了自己一身汗,一回来就冲去了洗澡。


严浩翔从床上爬起坐到林毓潇的身边。椅子就那么点大,再坐一个严浩翔两个人就只能手臂贴手臂,什么社交距离礼仪距离,在这个椅子面前通通没有距离。


“林毓潇————”气泡尾音被无限拉长,直到没气了才停下。“你在干嘛?”


还没等林毓潇回答,自己探头看了一眼林毓潇的屏幕。


“我们明天上午是先上Rap课吗?”


呼吸的热气伴随着询问喷洒在林毓潇的耳旁。


好痒。


林毓潇稍稍侧过了身子。


“可能是吧,我也不太记得,你等会儿问问小马哥吧,他可能比较清楚。”


语气平淡听不出起伏,让人无法分辨此刻说话人的心情是好是坏。


严浩翔瘫在林毓潇旁边,头靠着林毓潇的手臂,眼神半耷没有焦距,只是盯着空调的方向发着呆,没太在意林毓潇的表情。


“那好吧——”尾音又被拖的很长,充满了气泡,谁都听的出此刻说话这人处于很无聊的状态。


林毓潇把他的头扶正,又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刷着微博。“好像小马哥说过来着?我确实是有点不太确定。”


这次轮到林毓潇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把严浩翔当靠背瘫在他手臂上了,他假装生气地锤了一下严浩翔的腿,“你刚才说话的时候靠我太近了,很痒!”


严浩翔换了一个姿势让他靠的更舒服,“不好意思啊,我没注意。”


是脖子怕痒吗?还是说只是耳朵怕痒?家里那只肥猫耳朵也不能吹气来着,朝它耳朵吹气它还会朝自己龇牙咧嘴。


视线落在了林毓潇的耳朵上,盯着看了一会儿。


于是严浩翔趁着林毓潇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迅速弯腰对着他耳朵吹了一口气。


林毓潇瞳孔地震,连忙坐直并侧过身子向后倾倒,一脸震惊地看着严浩翔。


“你干嘛?!”


严浩翔在林毓潇回头的那个瞬间立马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


“你是耳朵敏感?”


“是啊大哥!真的很痒的好吗!我又没骗你。”


林毓潇皱着鼻子,小脸挤成一团,满脸的嫌弃。他揉了揉被吹的耳朵,瞪了严浩翔一眼,感觉有点无奈。


太像猫了!真的太像了!!连耳朵被吹气之后的反应都一样!一瞬间就炸毛了。


然后严浩翔就趁林毓潇不注意又吹了一下。


“严!浩!翔!!!”


所谓事不过三,第一次是因为严浩翔不知道,所以没说什么。第二次就当严浩翔不相信实验一下,也能原谅,第三次他都知道了还要继续吹,这不就是贱的慌讨打吗。


“怎么了?”


宋亚轩刚在隔壁洗完澡过来串门,头发还没干透,发梢微微湿润着,空调一吹还有些许的凉意,也没顾上彻底吹干就赶着出来看一眼两人。


“亚轩快来!严浩翔说他最近缺了点爱的教育!”


宋亚轩也没问严浩翔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听完林毓潇的话把擦头发的毛巾一扔就开始了一场打斗。


反正男孩子们打闹也不需要什么原因。


两个人合力把严浩翔压在座椅上动弹不得,连声喊着错了错了下次不会了也没把他放过。直到马嘉祺洗漱完回来才把他解救出来。


马嘉祺叹了一口气


果然还得是自己这个哥哥出面啊。


-


三人处理完签证问题,隔天15号就回来了也没在国内多停留。


人员到齐了自然就要开始按组练习,练到半夜十一二点也是常有的事。


其实当七点钟手机开始振动的时候,林毓潇根本就睁不开困顿的眼睛。但还是强撑着让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


昨天练习了一天,感觉自己肌肉都紧绷着,捏着还有点酸痛。虽然回来之后换了衣服,身上已经没啥味儿了,但是总觉得过了一晚再不洗洗自己就要馊了。


宿舍浴室里是有浴缸这种东西的存在的,泡个澡会放松许多。


林毓潇放好热水坐下去,把全身重量都交给浴缸,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


昨晚练的太晚了,练完舞回来感觉身上都是汗,黏糊糊的。


严浩翔被催着去洗了澡,隔壁的浴室他们自己也要用,林毓潇索性想着等他们所有人都洗完澡后过他再去洗,结果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要怪只能怪空调开的温度太适合睡觉了,没办法只好早上起来再洗。


不过林毓潇平时不是等到最后一个去洗就是等早上起来再洗澡,所以昨晚没洗众人也不觉得奇怪。


一般来说林毓潇都是每天早上七点起床洗澡,大概七点半左右就会洗完收拾完,这时候距离上课的时间还有些富余,这个多余的时间他就会回去睡个回笼觉。


但现在都快八点了林毓潇还没从浴室出来。


-


严浩翔醒来看见林毓潇不在床上也没多想,可能是又一大早跑去了练琴,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到点他自己会回来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昨晚半夜被其他人拉走了,因为队伍里有几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睡,被拉走陪睡也很正常。


毕竟自从上次夏令营之后,所有人都知道林毓潇睡觉乖得很了。


不打呼噜不磨牙连翻身都很少,除非有人碰到他,但碰到之后也就哼哼唧唧嗯两声,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动静。如果不是有呼吸声,有时候都会怀疑是不是睡着睡着人没了。


所以怕黑的那几个平时就格外喜欢拉着他一起睡。


而现在严浩翔也没有心思去想林毓潇昨晚到底被谁抓走的可能性大一些,因为他现在很急,所谓人有三急而他现在就急着要上!厕!所!


要憋不住了啊啊啊啊!!!


严浩翔管不了那么多了,所以他没敲门询问里面是不是有人,直接就推开了厕所的门脱下裤子开始解决问题。


而且他寻思这么早厕所没锁门应该就是没有人在里头,很快眼前的事实就让他知道自己想错了。


十五岁纯洁懵懂青少年的大眼睛第一次遭受到这么大的核能冲击。


一推开门先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穿好了裤子到洗手台准备洗手,刚抬头想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镜子里的浴室,不仅有自己还有别人。


…浴缸里有人。


严浩翔机械的转过头。


呦,不仅有人,还是个熟人呢。


林毓潇一脸一言难尽的回望严浩翔。


……四目相对。


沉默,是今晚的严浩翔和林毓潇。


-


林毓潇等他们洗澡等到十二点多,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都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早上又要一大早起床避开他们洗澡,眼睛都困的快要睁不开了,泡着泡着就这样在浴缸里睡过去了。


原本只是想着闭上眼睛眯一会,谁知道这眼睛一闭就是半个小时过去,水都冷了。直到被严浩翔进来的动静吵醒,然后眼睁睁看着他脱下裤子开始上厕所,


万幸严浩翔是背对着她,不然受到冲击的就不止严浩翔一个人了。


至于为什么严浩翔受到冲击,这就要怪林毓潇浴缸里的水太清澈了。但凡有点泡沫都不至于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


看见有人在泡澡严浩翔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过头和她解释,但刚想开口就看到不应该是林毓潇身体的,身体。


额…谁能和他解释一下为什么林毓潇的胸肌这么发达?为什么她下面什么都没有?


“林毓潇呢?”救命啊!你是谁啊!


回答他的只有林毓潇一脸看傻哔——的无语表情。


严浩翔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背过了身,和她说要自己在天台等她好好聊聊才跑走。


连逃走的背影都透露出慌张。


林毓潇不着急,先是把一次性的浴缸套戳了一个洞,看着浴缸里的水慢慢都放完了,才一件一件的把衣服穿好,折腾了半天才上天台去找严浩翔。


也是给自己和严浩翔一些思考的时间。


严浩翔在天台站着,双手插兜眺望着远处空无一人的操场和跑道。


如果忽略他通红的脸,看起来还是挺正常的一男的,谁来也看不出他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下,内心有多翻江倒海波澜壮阔。


脑子里像是有一团乱七八糟的毛线团,翻来覆去也理不清线头在哪。


同吃同住了半个月的人是女的是女的是女的是女的是女的!!!还把她全身都看完了看完了看完了!!!有人知道吗没人知道吧他们平时还会一起睡觉互相拍屁股!!!他们几个天天光膀子的时候林毓潇还上手摸他们摸胸肌腹肌肱二头肌他们都没有什么不适脸上也没什么异样就是不知道吧!??


林毓潇一上来就看见他这副模样,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还以为他在罚站。


天空阴阴沉沉,乌云大片大片的堆积在了一块儿,浓郁的像此时此刻严浩翔心里解不开的那团疑惑。


他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可能会下雨。


已经是七月盛夏,哪怕是早晨八点多的风也带着一股夏天特有的燥热,加之风雨欲来,空气带着阴天特有的闷热,不仅吹不散他脑子里的疑惑,还把这股子燥闷从身体吹进心里。


之前有多想和她亲近现在就有多生气。


“解释一下吧,你的情况。”


严浩翔把林毓潇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的审视了好几遍,最后抬抬下巴,意示她开口说话。


林毓潇虽然觉得两个人在性别上都差不多,甚至打心里觉得没什么区别,但好歹也知道两人本质上来说还是不一样的,各方面来说也是完全不同构造的两具身体。


作为一个生理性别为女的人类,就算被同样性别的人看见了身体也会有点不好意思,更何况看见的还是性别相反的男生,多少还是有些不妥。


虽然尴尬害羞,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就…如你所见啊。”


但这位之前一直在学习演技的练习生显然是有些努力过头了。


严浩翔把捏着鼻梁的手放下,瞪着她忍不住扬声喊道,“什么叫如我所见?!你这轻描淡写的语气…”他简直要被气笑了,想发火又怕被大家听到,竭力压制住火气“你觉得这是小事是吗?”


“你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你到底想干嘛!?”严浩翔把声音压低“公司知道吗?”


林毓潇和他也就认识一个月时间,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发火,“不知道…的吧?他们填我基本资料的时候没有问过我性别。”顿了顿又继续说,“如果知道的话应该不会让我过来了吧。”


严浩翔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不停的来回踱着步,林毓潇的视线也跟着严浩翔左右来回。看了半天咂咂嘴巴,似是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这样“这很严重吗?我和你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人?我觉得问题不大吧?。”


“怎么就没有区别了?你,女的!我,男的!”严浩翔指了指林毓潇又指了指自己。“这问题还不大?我们是选拔男团,加一个你算什么啊?!选拔合唱团吗!!”


“我只是生理性别是女生啊……”似乎是觉得不够说明问题,又加了一句“我觉得我和你差不多的啦。”


“你老师没有教过你男女有别吗?!!生理构造也完全不相同啊!”


说到男女有别,严浩翔脸上堪堪压下去的红晕又浮了上来,好不容易甩出脑海的画面又重新浮现在了眼前。


但是,她刚才话里说的只是生理性别?和自己差不多?生理性别?还只是?还差不多?


嘶…这些词?


严浩翔觉得自己有点崩溃,她这个情况不太对,绝对不是一两句能说的清楚的情况。


刚想开口询问却被人打断。


“毓潇?浩翔?你们在这聊啥呢?下去吃饭了。”


严浩翔回头看了一眼出声人,他突然的出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眼看着谈话没法继续了,严浩翔让她先跟着马嘉祺回去,自己留下来在天台再吹吹风好好思考一下。


“安啦,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哒~”她想拍拍严浩翔的肩膀想让他放宽心却被他一个眼神剐过来。


…好凶,算了不拍也行。


“那我先回去啦。”


严浩翔朝林毓潇的方向张了张嘴并未出声,但是林毓潇看懂了,“你最好自己注意点,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说完这才挥挥手让她赶紧滚蛋。


林毓潇比了个OK的手势就头也不回的下去了。


严浩翔看着她的背影无语凝噎,自己心态都快崩了她却什么感觉都没有,就这么潇潇洒洒的走了。


这都什么破事啊……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和马嘉祺下楼的背影,直到彻底看不见人影了才把视线移开。


看起来在发呆其实脑内在疯狂进行头脑风暴。


在今早以前自己一直觉得她是强有力的对手,不管是从样貌还是从实力来说都是。可如今却突然横生出这种变故。


一直以为的假想敌之一怎么会是这种情况?


如果被爆出来那还怎么出道?


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


…等下!什么叫安啦我担心的事不会发生?不会发生?什么意思?


“翔哥?在干嘛呢?下去吃早饭啦,等会还要去上课。”宋亚轩在楼梯口喊了声严浩翔。


-


丁程鑫见马嘉祺只把林毓潇带了回来,问了声严浩翔人呢有看到吗,马嘉祺摸摸鼻子还没来得及开口,林毓潇倒是回答的很快,马上就应他说严浩翔还在天台看风景应该等会就下来了。


丁程鑫和马嘉祺对视了一眼,马嘉祺轻轻摇了摇头。丁程鑫虽然疑惑,但见林毓潇情绪并未有什么不对劲,且马嘉祺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丁程鑫便没再问了。


算了,等严浩翔下来了看看他什么情况就能知道了。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严浩翔自己下来,刚好宋亚轩吃完了准备收拾碗筷,便让他上去叫了。


-


严浩翔回过神来应了声好,跟着宋亚轩下了楼,丁程鑫听见动静抬头看了眼严浩翔,见他情绪也没有什么异样,转头和马嘉祺交换了眼神,才安下心来。


严浩翔坐下来时眼神和林毓潇不小心对上了一瞬,还是觉得有些尴尬,躲开了她看过来的视线。


大家都忙着吃早饭,并没有人没注意到严浩翔和林毓潇的细微不对劲。


只有贺峻霖,看了一眼林毓潇,又看了一眼严浩翔,将两人的神情和红透的耳朵收入眼中。然后继续低着头吃饭面无表情,眼皮微垂将眼中所蕴含的情绪尽数敛下。


—————————————————————

碎碎念时间:

本章5.3K+

哪里是和粉丝互动,分明是让她和这三人互动,吸点cp粉,把人气带起来。

点名这三人的原因就是:严刚回来,需要有人和他互动吸粉;张嘛,懂得都懂。而丁是当时人气高,互动会分流,把她人气带上去。所以点名这三人。

-

这篇后半部分21年4月初就写完了,有灵感就写了。

严浩翔出浴室后:我看到了一个认不到的人。

哎呀怎么办呢?小林被发现秘密了,完了完了清白不保了。

评论(12)

热度(3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