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浓烟

给你一次漫游绮丽梦境的可能

【团我】③今晚还是老样子?

傍晚六点半,温度和动一下都会汗流浃背的白天相比已然是消退了大半。


陆陆续续从食堂或校外回来的同学们明显是已经吃饱喝足了,教室内精力充沛的打闹声堪比早晨七点钟的菜市场。


现在距离上晚自习还有半个小时,连翘保持同一个姿势不动已经很久了。


她撑着头,看着窗外操场跑道上那对即使是中间隔了三个人的距离,也能明显看出是在谈恋爱的小情侣发了十分钟的呆,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课桌上的数学书,没忍住叹了一口气。


穿越了也就算了,穿到什么时期不行,怎么就偏偏穿到了鬼都不想多待的高中时期了呢?


高二,怎么说呢,不上不下的,比高一紧张,但又比高三放松。


连翘跟着现役高中生们连轴转上了一整天的课,感觉自己的脑子一整天都没停止过高速运转。


所以这是连翘重回高中后劳累而又充实的第一天吗?


这不是


这是她幻想中自己回到高中后上学的第一天。


事实上……她睡了一整天。


几乎是上课时间都在睡。


连翘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会这样。


上课铃一打根本就控制不住睡意。还没给她留下关掉程序的时间就强制关机了,就好像是突然被人拔掉了电源的机器。


卒不及防突如其来毫无防备!


“你咋不去吃饭?”


小伙子,你很特别啊。


像你这种一开口就是接地气的东北口音的人在我们这里很少见啊。


不过你有点眼熟啊?今天早上跟贺峻霖走一块儿的那哥们儿就是你吧?


早上远远的望了一眼看不清,现在仔细一看,嗯……虽然长的比不上贺峻霖精致,但也不差。


不过两人根本不是同一类型的,也没什么可比性。


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根据早上和贺峻霖的身高差来看,估摸着有一米八多。长相嘛,小内双,不眨眼的时候都看不出是双眼皮,但眼睛还挺大。嗯五官也没什么硬伤,长了一张看起来很会打篮球的脸。


又是一个长的还不错的小男孩。


是的,小男孩。


在连翘眼里,至今为止遇上的所有小帅哥们,都还是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弟弟罢了。


连翘趴在桌子上,眼睛半耷着,浑身提不起劲儿。“不想吃,没什么食欲。”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她抬眼看向对方,那双深棕色的瞳孔里没有一丝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


其实从这一句就已经开始在铺垫了。


篮球脸从侧坐的姿势转为正面对着连翘,他趴在椅背上盯着连翘的眼睛,神情郑重又诚恳,“你说。我知道的我肯定都告诉你。”


连翘收回眼神,随后拿起了桌面上的那支按压中性笔,按压头朝下对着桌子,笔在她手里被重复着按压的动作。


按下又弹起,反复循环。


似乎想要通过这种小动作来排遣内心的焦虑和沮丧。


“你说……我这么睡觉班主任都不管我,会不会是已经放弃我了?还有早上迟到的时候,语文老师那个态度,也很讨厌我吧?”


和人家说话眼睛却不看向对方,也不知道是真的在问问题,还是在寻找一个安慰。


咱就是说,突然想试试看能不能从班上的同学嘴巴里套点话出来。


不过从对方认真思考的表情上来看,她果然是演技嘎嘎棒的演技派。


连翘认真的开始思考起来出道的可能性,如果顺利的话,有没有可能三年之内在国内拿到大满贯?然后五年之内拿到奥斯卡、威尼斯、戛纳和柏林的最佳女演员?


“不清楚…”

“但是你天天睡觉老师还让你坐这么好的风水宝地,就是还对你有希望啊应该。”


天天睡觉?什么意思?天天?也就是像今天这样睡上一整天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咯?


“有啥希望啊?指望我带着全班一起睡呗?而且这位置好在哪儿?好在温暖明媚的午后阳光可以直接照在我脸上然后让我的脸一天黑三个度吗?”


小篮球听完她的话脸上的惊奇一闪而过。


咱就是说实在是没憋住啊没憋住,一整个就是想骂人的大状态,坐在这个位置每天下午准时和阳光亲密接触,是真的会烤成黑珍珠的好吗!!


前桌抄起今天刚发下来的化学卷子对着连翘的头就是一敲,“你虎啊?真以为我和说你地理位置啊?睁开你没睡醒的眼睛仔细瞅瞅你的周边环境!”


“啥意思?妹懂。”


救命!东北口音好像真的会传染!!


“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是不是天天睡觉脑袋睡迷糊了?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进的我们班,你是不是塞钱偷偷走后门进来的?”


啥意思?高二三班怎么了?这班很厉害吗?


不过是不是走后门……嘶,她还真不知道,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身边坐的那个大佬你没听说过他的事吗?他那个成绩,缺考一门还能进我们班。你坐他旁边,这不血赚?”


哪个大佬?贺峻霖?我应该知道他的事……吗?


“哈哈哈好像是有听说过哈哈,原来这个人就是他啊?害,这事儿这我肯定知道啊,这不是没把事儿和名字对上号吗?”


连翘看着小篮球手里卷成筒的卷子,还是决定把询问的话咽回去。


“你早上在门口干啥呢?怎么还要叫贺峻霖过去?”


“你可别说了,早上没带胸卡给我拦外头了,那小兔崽子还死活不让我进来我都穿着一身校服了还觉得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可愁死我了。”


说了一大串话一口气都不带换的。


“还记了我的名儿在他那本子上,好像还得扣分是不是?这一天天的,怎么净是些闹心事儿呢。”


或许咱就是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就是说其实连翘是个东北老娘们?


有句俗话说的好,播下一个东北银,收获一片东北腔。


连翘刚想问问他门口那学长叫什么,突然想起来好像也不知道人家小篮球的名字。


“诶小……”看了眼小篮球的的胸卡才知道人家叫什么,“宋文嘉,你知道……”


宋文嘉一脸恶寒,什么玩意儿?什么小宋文嘉?呕——


-


旁边贺峻霖终于找到了适当的时机开口。


“连翘,我的笔。”


!!


我靠吓死了他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那刚刚背地里议论他的话他也听到了?应该没讲他什么坏话吧……?


“额……什么笔?”


连翘看了看两个人的桌子,一支笔都没有啊?


他没说话,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连翘的手不放,连翘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啊这……不会吧?


连翘对天发誓,她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他的笔。


谁会知道自己随手在自己桌子上拿的笔居然会不是自己的啊!


绝对是这支笔先动的手,肯定是它自己滚过来的,和她本人没有任何关系,真的!


“还不给我吗?你自己没有笔吗?还想拿着我的笔玩多久?”


哇!这是什么小气鬼啊!!你缺了这一支就没有笔了是不是?又不是不还了!


“还给里!”


-


不知道是睡了一天有精气神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上晚自习时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连翘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菊花枸杞茶,看着一桌面的卷子非常苦恼,这就是高中生的日常吗?睡了一天怎么积了这么多卷子啊?


虽然连翘都已经大三了,确实是距离苦逼兮兮的高中生活有段时间了,但有些东西捡捡也还是能记起来一些的。特别是像英语这种科目,不管是高中还是大学都要学。


当然也是因为她大学读的是英语师范专业,这不得挑一个没难度的先写吗?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So easy——


刷完一张英语卷子连翘还觉得意犹未尽,主要是很久没做过这么简单的题了。就这卷子的水平,加上作文也就写了半小时都还不到。话说自己当年高中刷的卷子有这么简单吗?


虽然但是,自己那个城市的高中生确实是太卷了,简直是卷生卷死,正常水平的高三毕业生都能有大学生英语六级水准了,也不能这么比。


说到高中生,好像现在的小孩都是实行新高考制度了。这分科也不像自己当年直接分文理科。现在好像都是选科的,原主选的这三门倒是挺厉害的。


物化政


要人命的选科,两门纯理科一门纯文科,跨度还这么大,她学起来脑子不会跳不过来吗?


噢忘了,原主不学。


那没事了。


……


可现在是自己在帮她读高中啊!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这个身体……万一是高考后再回来呢?如果原本人家是打算后续发力,然后努力学习考上个名牌大学呢?那自己占了她身体还不学习岂不是耽误了人家一生?


但话又说回来,就算是要替她学习,可自己当年是个纯血文科生啊?政治还能勉强捡起来一丢丢……物化怎么办?也就初中和高一那会学了几年,高中后两年大学又三年早就全忘光了。


不过以原主这天天睡觉的学习态度……现阶段会做才真是奇了怪了。


所以连翘暂时还可以菜的心安理得。


随手撕了张小纸条写了句话,再把纸条叠成了小方块。眼看讲台上的老师没注意这边,点了点贺峻霖的胳膊,把纸条推到了他的书旁边。


‘你写了物理吗?’


贺峻霖打开看了一眼,什么反应也没有,把纸条往书底下一压又继续做题。


连翘等了很久也没看见贺峻霖把卷子拿给自己,心想他缺考的那一门不会就是物理吧?那自己岂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于是她又戳了戳贺峻霖,递给他一张新纸条。


‘你也物理不好吗?是不是也不会做?要不等会我写完了给你抄吧?我连猜带蒙还是会做一点的。’


贺峻霖看完纸条上的字诧异的看了一眼连翘,她正一脸慷慨赴死的表情抽出物理卷子准备开始写,于是贺峻霖什么也没说。


他也不打算说。


反正他是开学这么久没见过连翘亲手做题的场面,他倒要看看她第一次亲手写卷子能写出什么东西来。


-


晚自习第二节是英语老师坐镇,当她拿着卷子出现在班门口的那一刻,大家就都好像知道了这节课要被拿来上课。


有一种约定俗成的默契。


她用两只手指的关节处敲了敲黑板,指挥着今天值日生上去擦黑板。


连翘看大家都把今天发的卷子拿出来了,有些不明所以。背部悄悄往身后的桌子上一靠,举起卷子挡住嘴巴,颇有些掩耳盗铃那意思。


“晚自习还要上课吗?”


宋文嘉抓住连翘绑的高高的马尾稍稍用了点力向下一拽,“是哪天晚自习没上课给了你这种不用上课的错觉吗?”


痛倒也不痛,就是这纯纯欠揍的行为让人很想打他一顿。


但他躲得很快,等连翘回过头他早就已经躲得远远的了。连翘没打到人实在是气不过,老师搁讲台上站着又不能有什么大动作。


借着坐在靠墙一侧的地理优势,假装在捡笔的样子弯腰把宋文嘉的鞋带扯开以此为报复,扯完非常快速的回过头对着宋文嘉做了个鬼脸。


她听见宋文嘉笑了一声,于是她皱了皱鼻子把椅子往前挪了一点。


刚开始宋文嘉和她搭话的时候,看他自然而然的在她前面一坐,她还以为他是她前桌,当时她就寻思怎么会放这么一个大高个坐这么前,是后面人都不用看黑板吗?


直到上课铃响起后他自觉的起身换了个位置,在连翘身后坐下后她才知道原来他是她的后桌。


我就说嘛,这么高一个肯定得坐后面一些的。


诶?不过这人是和原主本来就比较熟吗?好像很熟稔啊?


高二英语对连翘来说真的太过于简单,她听都懒得听。但出于对教师的尊重她也没继续和物理题奋战,手撑着下巴打算观摩一下她未来要上任的职业应该要怎样操作,顺便再捋捋目前的线索。


但她打了个哈欠,没一会就又睡过去了。


这次倒是给了时间缓冲,不是像白天那样毫无防备,至少打了个哈欠算是预告了。可困意如山倒,就算给了时间她也控制不了。


贺峻霖没回头,但能从余光里看见她又趴下了,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


还以为多牛呢,还不是又睡过去了。


猪都没你能睡


-


又是一觉睡到了放学,答应给贺峻霖抄的物理也没写几道,放学还是宋文嘉好心把自己叫起来的。


真的好奇怪,一上课就会睡过去,用睡着了来形容都不够贴切,直接用昏迷比较恰当。而且老师们也从来不把她叫起来,就好像没看见一样。


走到校门口发现家里的车早早的就已经停在不远处等着了,连翘一阵小跑,却发现车后座上空无一人。


“浩翔呢?”


他姓什么来着?那天连翘她父亲带着他来的时候好像并没有提起过,就只是叫他浩翔而已。


“小严啊?他还没下课,他学校要比你学校晚放学二十分钟,接完你再去接他时间刚刚好。”


严浩翔吗?原来他跟他妈妈姓啊……


连翘没再说话了。


车子行驶在前往严浩翔学校的路上,窗外的风景不断倒退,到达他学校的时候正好下课铃响起。


连翘发自内心的想对司机说一声您真的好牛,这时间算的刚刚好,一分一秒都不差。


这学校从大门上看就和自己那个不一样,连翘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可能是学校大门的颜色不一样?总感觉透露出一股庄严浓重的学术气氛。


可明明也没看见有人边看着书边走路啊?走出来的学生除了和自己学校的校服不一样之外,好像也没感觉有多大的差别。


难道就是因为这学校放学比自己那个晚二十分钟么?


这个时候还是得善用互联网这种东西了,刚在搜索栏里打出这个学校的名字,跟着出现的第一个词条就是升学率,第二个是排名,第三个是问是不是很厉害。


连翘挑了挑眉,这学校好像大有来头啊。


百科里说这个学校是省级示范高中,出过不少大人物,拥有业务精良的教师队伍,和优质生源,一本升学率也巨高,最重要的是它在全国重点高中里都排名靠前。


据连翘所知,要转学到重点高中必须是之前就读的也是重点高中才行,如果是普通高中要转入重点高中的话,那家里的人脉关系得足够硬才行。


不过说句实话,根据两人目前的接触来看……连翘感觉他真的不像是本身成绩就好的那种人。


也不能以貌取人不是?


但如果原主父亲真有那么厉害能够走关系塞人,那这两人肯定是会在同一个高中的。而且那个高中一定是这个地区最好的那一个。


可这两人目前又确实没有就读于同一个高中。


没有道理在有能力走关系且走了关系的情况下,却还要把两人放进水平高低不等的两个学校,这很奇怪。


家长们的想法肯定是希望家里两个孩子在同一个学校,能够彼此有个照应。


从安排严浩翔搬进来两人一起住,而不是让严浩翔再另外找过一套房子住或者在学校办理住宿,就能看出来两个家长确实是这样想的。


连翘又翻了翻排名榜单,到前五十为止都没有出现原主的学校。


众所周知,越厉害的学校越难进,想要走后门就越困难。


这能说明什么?说明如果原主他父亲有这种能力帮严浩翔转进这个学校,就有能力帮连翘也塞进来,可他没有。


只可能是原主父亲没有帮严浩翔转进现在这个学校。


那还有一种猜测,就是严浩翔他妈帮他打点了一切。


可原主父亲带他来家里的那天就有说过,严浩翔在转学之前就读的高中是在隔壁市,那说明他原户籍很有可能也在那边。他又是跟着他母亲姓,两人在同一本户口本上,那他母亲大概率也是出身隔壁市。


所以应该没有手眼通天到在本市也可以找人帮忙的地步。


答案很明显了,他原本读的就是和目前这个水平相当的省重点高中,然后才转过来的。


这严浩翔确实有点东西在身上啊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连翘又搜了搜原主的学校。


她的也是重点中学,只不过是市级重点私立高中,比不过严浩翔那个省级。而且私立学校的学费要比他那个公立的要贵好几倍。


连翘肉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呜呜就是有点心疼钱罢了。


怎么说呢,按全国排名来说,确实差距很大。但如果按照本市的高中排名来看,又没有那么大的差距了。


不过如果硬要说连翘那个学校有什么优势可以超越严浩翔那个学校的话,那大概就是连翘的学校好像会更大力度的培养艺体生?


一通分析下来发现严浩翔那个学校确实是他自己考进去的,要暗箱操作的话难度很大。那原主呢?也是自己考上的吗?本地人中考想要走后门进好学校可比外地人转学简单的多。


如果是她自己考上的,那应该到中考为止她的成绩都是还不错的。从宋文嘉的话里也能听出来,连翘现在所在的这个高二三班应该也是很厉害的班级。


可是她天天睡觉成绩真的会很好吗?


有没有可能是请了家教?不对,手机里没有家教的联系方式,而且家里习题册都没找到几本。


说起睡觉,今天睡了一整天这件事也很诡异,如果说是原主生病所吃的药导致的副作用,可连翘这几天根本没吃过药。


线索越理越乱,连翘索性不再去想了,准备放空一下思绪的时候,一抬头刚好看到严浩翔从学校里走出来。


呦!严浩翔这速度可以啊,这才第一天上学,放学就能和小姑娘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出校门了,看这小姑娘的临分别了还依依不舍的表情,哎呦啧啧啧啧啧啧真是不得了。


连翘打开车门扑进严浩翔怀里,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眼睛亮晶晶的发出期待的光。


“浩翔!今晚来我家住吧?爸爸都同意了!我记得家里还有你的睡衣和洗漱用品,我就直接叫司机伯伯来接你了,那我们今晚还是老样子?”


其实是期待着严浩翔一把把自己推开,然后再演一出渣男拔X无情,自己哭着离开的戏码。


哈!不是很会演吗?我看你在你们班女生面前还怎么装。


“我还准备了一套你最喜欢的那种衣服。”故意把头埋在严浩翔肩上,像是女朋友在事前为男朋友准备了一点小惊喜那样,虽然她本来就是那个意思。


明明在说悄悄话声音却大到对面那个女孩子能听清。


“浩翔?这位是?”


“你怎么都不和我说还有人在啊!”


脸颊适时的红了起来,不是被人听到私密事情的害羞,而是做坏事即将成功的兴奋。


严浩翔表面不露声色,内心暗自发笑,她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故意说给谁听呢?


他轻轻的揉捏着连翘的耳垂,眼神十分宠溺,“闵菲,这是我妹妹,见笑了。”


“怎么了?翘翘害羞了?最近妈妈叫我多关心一下你,怎么能是我最喜欢的那种衣服呢?那是我特地准备给你睡觉穿的睡衣。你空调每次都开那么低,穿着那套睡衣你开空调肯定不会再冷到了,哥哥前天那个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高手过招,句句都能破解对方的致命攻击。


连翘瞪了严浩翔一眼,还没忘记这破提议呢?叫谁翘翘呢?在谁面前自称哥哥呢?


没想到他居然没有推开自己,恶狠狠的把严浩翔的手从耳朵上一把扯下来,换了个姿势的挽着他,把他整个手臂都抱在了怀里。


旁人看了还以为他俩关系非同一般,只有连翘知道这是她为了防止严浩翔的手继续为非作歹才有的举动。


“你好,妹妹,我是浩翔的同学闵菲。”


连翘正愁怎么接话呢,她却刚好往枪口上撞。


连翘把头往严浩翔肩膀上一靠,“你好呀闵菲姐姐~你今晚要不要也来我家玩?没关系的,多一个人浩翔哥哥会更开心,不过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我和浩翔哥哥玩的那种游戏,每次第二天起来腰都好累的。”


连翘要笑死了,这妹妹脸色一下就黑了。


“我就不去了,祝你们兄妹两人今晚玩的愉快。那严同学,我先走啦?明天见?”


说到兄妹两人这几个字的时候还加重了语气,一边说话一边小步的倒退,看得出她现在真的很想逃离这个场面了。


“再见。”


等人一走,连翘立马松开了严浩翔的手钻进了车里,徒留严浩翔一个人在车外冷静。


……真的好软


她为了败坏我名声也没必要做的这么亲密吧?还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


“回家啦浩翔弟弟~还不上车吗?”


-


连翘一进门就直奔冰箱找东西吃,一边找一边对准备进房间的严浩翔挑衅。


“严浩翔,那女的对你有意思。”


冰箱里没有冰棍雪糕,也没有饮料零食,下次超市去买点放冰箱。


“我知道。”


“可是我把她气走了喔~”


得了便宜还卖乖,把人都赶走了还要到他面前炫耀。


“我知道。”


找了半天发现能吃的只有一根黄瓜。


……算了洗洗也能吃。


“你不生气?”


严浩翔门也不进了,倚在水池边上看她洗黄瓜。


“我缺她这一个?”


草,被他装到了


确实,这张脸一出手,就算他对外宣称他喜欢男的,也还是会有女的扑上来试图把他掰直。


真没意思,不好玩。


“怎么?姐姐真吃醋了啊?考虑考虑我上次的提议?亲情价包年只要299。她们只能得到我的心,但姐姐能得到我的人。”


手起刀落,去头去尾,只吃黄瓜中间的部分。


严浩翔看着她手起刀落,隐约觉得双腿之间有疼痛感传来,一种不安的感觉从脚底直窜到头顶,一边眨眼一边摸了摸鼻尖。


连翘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一点,严浩翔乖乖照做,连翘微微垫脚凑近他的耳边,


“滚。”


然后把水往他身上一擦,扬长而去。


“别走啊!都还没穿我最喜欢的那套衣服给我看啊?”


连翘上楼的速度更快了。


————————————————————

碎碎念:

本章6.6K

你们一下这么多点赞我人都吓傻了,我从来没有这么高的热度过。

那我自我介绍一下

咳咳!我!月更作者!一般更新在4~6K左右。有灵感了就可能半月更。

(我真觉得日更还八九千字的都特🐮🍺)

评论(32)

热度(245)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