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浓烟

给你一次漫游绮丽梦境的可能

【团我】④青苹果味棒棒糖

“算我求你了连翘!你别走行吗!”


连翘举起手臂轻轻挥了挥,笑的十分勉强,就连声音里也是充满了疲惫。


“可是我真的太累了……”


今天已经是穿越过来的第六天了,重回高中也有四天了,越上越迷糊。


每天都在睡觉也就算了,勉强还能用药物副作用解释。但问题是如果是身体上确实有疾病的话,也没见着有体育课免上的权利啊?


“跑起来啊!才两圈而已,不至于吧?”


至于啊!怎么不至于了!非要我当场吐血在您面前了您才会觉得至于是吗!


原主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吧?


平时肯定是那种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就绝不坐着的不动弹的主,这还没跑到到一圈半就已经开始觉得眼前发黑了。


白天怎么也会满天星星?


“老师我真的……”


“小心!!”


…………


漂亮!


橘棕色的篮球表面附着着一层厚厚的尘垢,在空气中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非常准确且有力的,和连翘的后背进行了一次非常短暂的碰撞。


空心圆球落在地上弹跳了几下,为本就已经很厚的尘垢再加厚了一层。


连翘突然发现电视剧里演的真的不是骗人的,原来世界是真的会一下子安静下来的,每一帧画面都像是慢镜头播放。


可为什么别人被球砸就是男主英雄救美,然后一个180度的两人转圈浪漫慢帧?而自己的就是被篮球砸到跪下,只剩下无尽尴尬和丢人的慢镜头?!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感觉周遭所有人的视线都汇集到了自己这里罢了……


😅


甚至感觉自己恍惚间还能听见膝盖处髌骨与塑胶跑道亲密接触后,膝盖边的灰尘被重物落地后带起来的风吹的飘起又落地的声音。


orz


“……跑不动了。”


《关于我当着整个操场上所有人的面跪在了体育老师面前并说跑不动了这件事》


体育老师向前走了两步,想要替连翘挡下这一球。


可情况突然,体育老师反应过来时才迈出的这两步,已是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篮球朝着连翘飞了过来,空有帮忙的心而力不足。


体育老师教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有学生双膝跪下在自己面前的场面,他愣是缓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可能是想缓解连翘的尴尬吧,甚至开起了小玩笑。


“这早年拜的也太早了,太匆忙老师也没来得及准备红包,快起来吧别跪着了,这么多人还看着呢!”


连翘试图起身,却发现了一件比跑八百米还惊悚的事。


一脸像是看见一只灰色大老鼠生了一窝白色猫崽的惊恐表情,看向纹丝不动的体育老师。


与面上表情不同的是,求助语气却非常淡定。


“新年好啊老师——以咱俩的关系红包就不用了。但是就是说可以先帮帮忙吗?扭着脚站不起来了。”


太惨了太惨了太惨了!!


这破身体什么素质啊!跑了不到六百米就一副弱不禁风半死不活的样子就算了。原主平时就疏于锻炼,今天跑步时发力用到的那些肌肉群,明天肯定会酸胀的很。


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脚踝还扭着了,光是想想连翘都觉得有些头疼。


本来走路就够费劲了,现在好了,直接连路都不用走了。


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狗见了都得摇摇头说太惨了。


体育老师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边把人扶起来一边喊人过来帮忙。


“课代表呢!?别愣着了!赶紧过来帮忙把人送去医务室啊!!”


这老师可真会选,体育委员那张脸看起来就很擅长体育,要连翘来选也会选这个人当课代表。


-


“宋文嘉,我问你个问题,你实话和我说。”


庆幸的是连翘只崴了一只脚,另一只脚没什么大碍,此刻正被体育委员宋文嘉搀扶着,一蹦一跳的向医务室前进。


“别害怕嗷,照常理来说呢,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吃人的。”


妹,哥不蠢,这句话的意思哥还是能听懂的,你的意思就是说现在不是一般情况。


“告诉我。那颗篮球究竟是哪个小脑偏瘫连方向和力气都控制不好的瓜皮扔出来的?”


宋文嘉小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连翘的脸色。满脸的忿忿不平,就差把她要杀人这四个大字写在脸上。


一边是人吊话不多的贺峻霖,一边是好不容易搭上话的全班男生公认的冰山雪莲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小天鹅除了睡觉简直是没有缺点的睡神高岭之花连翘(……)。


要是不合的话,他究竟应该帮谁?


宋文嘉思考了五秒,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班干部,不能眼看着漂亮女同学受伤了还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于是毅然决然道:


“我也没看见球从哪里飞出来的,可能是别班的同学吧。”


你这朋友能处,有事你是真替他瞒着。


连翘半信半疑,但想了一会儿又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虽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最好别让我逮着这小王八犊子。”一蹦一跳像只兔子,说出的话也没什么威慑力,即使眼里都快要冒出实质性的火出来了。


宋文嘉见连翘没有怀疑他的迹象才松了一口气。


下午五点的校园依旧炎热,路边的香樟树已经替他们挡去了大半阳光,偶有树叶掉落在路边。连翘重重的一蹦,刚好踩在它们的尸体上,绿色的汁液在水泥地上完整的印出它们的形状。


刚做完亏心事的宋文嘉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伤员被骗完还要在这么热的天气下一蹦一跳地走这么久,于是提出建议询问连翘可不可以自己背她过去。


主要这么走着实在是太慢了,宋文嘉还得赶回去训练,校篮球赛在即,他还得带着班级里的男生们练习。


和连翘商量了一番,征求了她同意之后索性由他背着连翘跑去医务室。


-


“老师?老师——有人在吗?”


宋文嘉喊了两声,见无人应答还以为医务室此刻无人值班,刚想抱怨几句却见一旁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


校医可能也没想到都快放学了还会突然来活儿,掀开帘子时人还坐在医务室的临时病床上,一边戴上眼镜一边看向来人,白大褂上还有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所压出来的褶皱。


袜,又是个帅哥,这次是气质型的诶。


事到如今连翘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隔三差五就会冒出来一个帅哥,换谁来看谁的心理素质都会上去的。


只是这白大褂里穿卫衣运动裤?看着委实是和大众认知里校医的刻板形象有些出入,确实是有些不大靠谱的感觉。


“怎么了这是?”


“Victory——”


校医的裤兜位置幽幽的发出了代表游戏胜利的语音播报,连翘和宋文嘉同时向发声处看去。


老师你上班时间公然摸鱼!??


这不大好吧?


本以为校医会非常尴尬的开口解释些什么,没想到他扶了一下他那金框眼镜,直接开口摆烂,“要不要老师带你们打?星耀不带,我刚上25星带不了了已经。”


不开口还能当你是气质型帅哥,一开口就全都毁了,话说你这眼镜也是用来凹造型的吧?一点度数都没有啊!


连翘和宋文嘉对视了一眼


他是在炫耀吗?这人真是校医?靠谱吗?


就在两人正在怀疑校医的专业性时,校医已经扫视完了两人,见连翘左脚一直翘着未曾落地便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愣着干什么?赶紧扶着人坐下啊!人脚都那样了!”


光是操场到医务室这么一段路,连翘的脚踝就已经开始红肿起来了,任谁看都知道这人到医务室是干嘛来了。


宋文嘉兢兢业业的扶着人在病床边坐下,看着连翘的脚踝独自纠结着要不要叫贺峻霖主动过来认个错,毕竟连翘这伤看起来真的挺吓人的。


刚才在操场看着也还好,没什么大碍,还以为只是单纯的扭到了,只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便能好全乎了。现在看来要恢复完全的话,少说得三五天,多了得三五个月。


那校医单膝蹲下仔细看了看连翘的伤,按压了几处,没用多大力,连翘却连连倒吸冷气,虽没喊疼但也能看得出来确实不太好过。


“你试试脚踝还能不能活动。”


连翘闻言尝试活动了一下脚踝,“有点疼,但还能动。”


“还好,至少没有骨折。”


在校医说了大致情况后宋文嘉就走了,带着连翘的伤势情况一并回去报告给老师。


并且校篮球赛初选迫在眉睫,他既作为参赛的一员又作为三班的体育委员,实在是走不开。


走之前还对连翘承诺放学之后一定会来看她。连翘摆摆手示意没关系,让他赶紧回去别耽误训练。


校医用探究的目光目送宋文嘉跑远,又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连翘调侃起来。“你男朋友就这么抛下你走了?那看来在他心里篮球比你重要哦?”


连翘看了眼校医脖子上挂的胸牌,


马嘉祺,S市外国语学校(高中部)心理委员会特聘教师。


连翘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么长的职位名称,看起来还挺能唬人的,没想到他还真是个老师。


“小马老师,乱点鸳鸯谱还是得看您。”


这老师年纪看起来也不大,估计也是刚毕业没多久,在连翘心里他俩就是同龄人来的,自然是不会像对待别的老师那样毕恭毕敬。


更何况这老师自己也没端着老师架子,倒是更像隔壁或者小区楼下爱看八卦和乱牵红线的邻居。


这年头当个心理老师也不容易,还得兼职当校医会看身体疾病。


马嘉祺笑着警告似的拍了拍她的头顶,“没大没小。”


然后熟练的给她开了张病历单,“晚自习回家去休息吧,明天也不用来了,刚好连着周末放个三天小长假。”


嘁——你说休息就能休息吗?也要看班主任会不会批假啊大哥。


吊儿郎当的把病历单甩给连翘之后,又自顾自的掏出手机开始打起了游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等待匹配的时间过于无聊,他又开始嘴贱。


“记得等会儿交给你小男朋友让他交给班主任。”


都说了是乱点鸳鸯谱了喂!!!


-


连翘坐在病床上开始神游,校医务室里空调开的很足,耳边除了马老师又开了一把吃鸡的游戏声倒也还算安静。


环境适宜,有什么理由不开小差呢?


俗话说来都来了。


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那自然也要按着原主的性格来生活。从目前和能说的上话的一众人员相处来看,她应该没有太脱离原主性格。


前几天晚上在严浩翔校门口都那样试探他了,他都没有生疑,看来他之前和原主交流甚少,不需要担心会露馅。


至于原主的父母,从这几天他们完全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来看,关系也不是很亲近,倒是也不用担心露出马脚。


知道原主近况的只有家里负责起居的阿姨,和每天接送上学的司机叔叔,但估计交流也不多,更不用担心了。


然后就是同学,都是分班后重新组建的,开学之后又每天都在睡觉,自然是和老师同学之间交流的不多,也不需要费心去维持人设。


这来了快一个礼拜,目前为止也没见过有除了课代表之外的同学来主动和自己说话,只有一个宋文嘉对自己伸出了友谊的小手还能偶尔交流几句。


至于贺峻霖这个同桌,他就是上述的那个催她交作业课代表之一,其他时间他也不乐意多搭理自己,不过他对大多数人都是那个死样子,也说不上瞧不起自己什么的。


事实上,除了主动和她说话的这几个,她也不敢主动和周围的人有太多接触,保不齐这些同学里有分班之前就认识的,到时候她一开口,不仅货不对板还叫不上人家名字,怎么想都觉得是社死现场。


不过转念一想,贫瘠的通讯录联系人和微信好友也能说明原主在穿越来之前的人缘一直都不太好。


连翘看着天花板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只有一个“阿程哥哥”需要用点心。


-


宋文嘉放学后果然信守承诺如约而至,还带着贺峻霖一同来了,但贺峻霖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话也不说一句。


看看灯看看床看看连翘受伤的脚踝,就是不开口和她说上一句。伤处倒是看的仔细,眉头紧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询问过了马嘉祺她受伤的具体严重程度之后,贺峻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青苹果味的棒棒糖递给她,甚至还帮她撕开了外层的塑料包装纸。


不过现在初秋天气这么热,要是带在身上一天早就被体温捂化了吧?连翘用牙齿磨了磨嘴里的糖果,倒是未曾有化开过的迹象。


青苹果味小时候常吃,长大后却是没再见过几次了,还是童年时的那个味道,甜中带酸,七分甜三分酸,和其他口味相比倒是没有那么甜腻。


可这算什么?在安慰她吗?


那也太别扭了吧。


“你晚自习还上吗?要不要我帮你请假?”


“帮我把这个给班主任就行。”连翘把手边的病历单递给宋文嘉。


说来惭愧,都已经上了几天的学了,都还不知道班主任到底姓什么。


宋文嘉从连翘手里接过病历单,想看一眼写了什么,发现校医字迹龙飞凤舞什么都看不懂,只好作罢。


对折成可以放进口袋的大小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校服裤子口袋里,然后用胳膊肘怼了怼贺峻霖。


贺峻霖被怼的下盘不稳,蹒跚了两步,差点对着连翘的大腿进行一个浪漫的床咚,十分不满地回过头瞪了宋文嘉一眼。


宋文嘉满不在乎,反而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贺峻霖只好抿了抿嘴看向连翘开口,

“你接下来一周的作业我都包了,你好好养伤。”


说完也不管宋文嘉是不是还有话要说拉着就他走了。


留在原地的连翘看着他俩的背影一脸莫名其妙。


这伤的也不是手啊?难道不应该是接下来一周的饭他都帮忙带回来吗?平时催作业的时候叫你给我看一眼作业都不愿意,现在只是受个伤就能不用写作业啦?


这就是学习委员关心人的方式?


还真是挺特别的。


但是不用写作业了,好耶!


马嘉祺在一旁观察良久,摩挲着下巴开口询问,“原来这个才是你的暧昧对象吗?太腼腆了,和你说话居然还会不好意思需要别人提醒。”


马嘉祺你特么有病吧!不乱配对你就闲的是不是!


“是啊我在养鱼,下一个目标就是老师您,第一步就是把脚崴了来见您一面。”


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对付这种人就得用魔法打败魔法。


“我不喜欢小的。”


“我觉得我还挺大的。”


马嘉祺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连翘,最后视线还是回到了她的脸上,两人视线相撞,马嘉祺对着连翘挑了挑眉,笑的十分有内涵。


“是还行。”


?我觉得你不对劲,但我没证据。


-


晚自习已经开始了一会儿, 连翘所在的病床临近窗户,灰蓝色的窗帘没有被完全拉上,透过这一点点缝隙可以隐约看见窗台外头的些许光景。


天还未完全黑透,路灯已经亮起,校医务室的后面大概是有一片小树林,至于是什么品种的树连翘看不大出。秋蝉鸣叫声声不停,微风悄悄路过,留下枝叶交错晃动,浓稠的绿色向上延伸着想要触摸天空。


医务室位置远离主教学楼,和难耐的蝉燥闹声相比,此刻安静如无人存在。


马嘉祺和换班的校医交接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换班的这个校医盯着马嘉祺写的病历看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半天都不发一言。


校医皱着眉头看了多久的病历,连翘就盯了多久的校医。


她猜测校医之所以会看这么久,很难说不是因为看不懂马嘉祺飘逸的字。


但不管怎么样,校医务室医生也就这么两个,彼此之间对对方的字多多少少还是能渗悟到一点的。


这个校医不知道比马嘉祺要靠谱多少,询问的问题都细致许多,还检查到一些连翘自己都没发现的小擦伤。


马嘉祺还算有点常识,知道红肿需要用冰袋冷敷消肿,冰敷了一段时间后这会儿已经消肿很多了,确实看着是没有刚来那会儿那么吓人,除了活动一下会疼之外看着和平日无异。


可他除了给冰袋之外什么都没做,要不是现在这个校医掏出了绷带,她还真以为自己的脚没什么问题。


虽说已经是用心处理了,可毕竟是学校的医务室,条件有限,石膏什么的当然没有,只能用绷带给她包了厚厚的一层。


“这半个月最好都不要走路,也尽量别动脚踝,尤其是头一个礼拜,要是控制不住的话就让你家里带你去医院再打一次石膏。”


连翘看着现如今被缠了厚厚一层绷带的脚踝,才真正有了受伤了的实感——上厕所的话要怎么办?蹲都蹲不下去吧?


-


班主任应该是已经拿到了宋文嘉和贺峻霖带回去的病历单。


因为连翘此刻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名为原主父亲的来电显示。


连翘用校医的原话一一回复了连父的询问,并且表示只是韧带拉伤休息一个月就能好,问题不大。


万恶的有钱人连父为了表示安慰又主动给连翘转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金钱。


嗯,至少小老百姓连翘觉得很可观,大概是她毕业后当老师不吃不喝两年才能赚到的工资。


对方说还有事要处理就急急忙忙的把电话挂了。


连翘看着银行发来的到款信息半晌,觉得很是怅然。


实在是想不通,十分想不通。


他真的就有这么忙吗?连自己的亲生女儿受伤了也没空看望,只是转了一笔冰冷冷的钱让她好好休息就没了?


虽然这笔钱真的很多。


她要是这孩子早晚得玉玉不可。父母离异自己独居,朋友也没有几个,朝夕相处的只有照顾起居的阿姨和接送上下学的司机叔叔,阿姨还是只有周末才见。


能说话交流的人甚少,陪伴她最久的应该是10086,每天都坚持不懈的给她发送流量提醒,真是令人感动,当然要是信息不要钱的话就更好了。


还好有个“程程哥哥”一直陪着她,不然真的太孤独了。


可能这就是有钱人家小孩的苦恼吧。


深呼吸一口气,连翘告诉自己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了,目前最重要的是维持好自己在“程程哥哥”那里的人设不要太跑偏。


两人应该是认识了很久,聊天记录多到连翘现在都还没看完。


每一句对话,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都是原主对他的依赖,就连父母都不知道的她生病的事,他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以及每日都会写日记式的交流,事无巨细到连每餐吃了什么都会告诉他,还会被要求拍照打卡证明。


连翘的生活太过于简单,白天在睡觉,周末零社交,翻来覆去也没什么好说的东西。


但两人经常会分享漂亮的晚霞和奇怪的云朵给对方。


偶尔喝到了某款桃子汽水也会拍照发出来——看起来似乎是两个人之间的某种约定或者回忆。


从以前的聊天记录里隐约可以窥探到原主是个有点悲观且小丧的人,习惯性说丧气话和自责。


对方却照单全收,从没有指责过原主一直传递负能量给他,每一次都是给予鼓励和安慰。


大概是那些没有朋友可以倾诉的话通通都说给了他听,幸运的是她不是单向奔赴,每一句话都在对方那里得到了回应。


连翘有怀疑过他们是情侣,可聊天记录中除了每个节日(上至情人节,下至植树节)都会有礼物或者转账之外没有丝毫暧昧的迹象。


虽然她没谈过恋爱,但也看过朋友恋爱时的状态。恋爱中的小情侣不是都会喊对方宝宝宝贝乖乖之类的吗?


……从来没在两人聊天记录里看见过这些。


两人之间最暧昧的竟然是原主给他的备注,前缀的对方名字是叠字,后缀的称呼是哥哥而不是单字一个哥。


“程程哥哥”


……有点撒娇的感觉。


姑且就算是因为两人不爱情侣间这种肉麻的称呼,可画大饼行为也没在两人聊天记录中见到过。


谈恋爱的情侣怎么可能不画大饼?


比如什么以后等你上了大学后我们就买个小房子一起住,我去上班你去上学,然后我们在门口交换一个分别亲亲,到了法定年龄我们就结婚等,诸如此类的话也从未在记录里出现过。


连翘只能暂且定义两人为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纯洁的,哥哥和妹妹。


至少聊天记录里那些分享欲和关心不是假的。


拍了张身在医务室的照片发给他,对话框上方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却一直没有信息发过来。两分钟后连正在输入中也没有了。


正好司机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把车开到校门口了,连翘把手机往兜里一放,也就没太在意“程程哥哥”是否回了她信息。


说起来学校这个医务室真的非常神奇,打石膏用的那些东西没有,却能从不知道是哪个角落里翻出一把轮椅。


连翘就这样被校医推着送上了回家的车,以至于司机叔叔看到还以为她伤的极其严重,一脸紧张的准备送她去医院。


——————————————————————

碎碎念:

本章6.2K+ 

好像确实很久没更新了吼?果咩那塞,因为年后真的有点忙啦👉🏻👈🏻

写完查了一下青苹果味棒棒糖的意思,好像是友情和害羞,还挺贴当时的贺峻霖。


评论(19)

热度(104)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